English 企业邮箱

一、从医疗科学体系建立和发展的观点来考虑科学范例和研究推理

编辑:徐荣祥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发行日期:2009年7月
      伴随数千年的生命科学与医学的发展,人们做了大量的有关人类健康问题与各种疾病治疗的研究工作。这些疗法现今已演化成为现代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准则。
      在此过程中,一代代研究者的脑海中重复着相似的疑问:现在医学体系的优势和弊端是什么?将来会采用什么样的医学模式来更好地适合人类的生理和健康?人类生命是否有可能超过一百岁还保持健康?将来的医学又会是怎样?等等。早在两千年前,东西方医学都是源于自然,当时的人们都想征服自然来解决健康问题。第一部医学典籍《黄帝内经》 (http://www.hungkuen.net/tcm-history.htm) 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800—前200年)完成的。该书标志着医学摆脱了愚昧时代和中医药学的建立。神农尝百草代表着医学的发端。华佗(公元110—207年)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医生,他发现了用于外科的麻醉药麻沸散,早于西方1600—1700年左右。这些伟大的成就一起建立了包括内科、外科学在内的全面系统的中医药学。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经验论统治着古代西方世界。公元前6年左右,古希腊的阿科蒙(http://emuseum.mankato.msus.edu/prehistory/aegean/culture/greekmedicine.html)
对人进行了剖解,指出大脑是思维与感觉的器官。公元前5世纪末,现代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http://www.cpus.gov.cn/kxrw/index.asp?rw=419&jiang=0)对濒临死亡的病人进行研究,发表了四行体液学说:粘液、血液、黄色和黑色胆汁,四液的比例必须适当以保持健康。(http://www.med.virginia.edu/hs-library/historical/
antiqua/textn.htm)几乎与此同时,柏拉图的学生亚里斯多德(http://www-groups.dcs.st-and.ac.uk/~history/Mathematicians/Aristotle.html)成功地发展了柏拉图的哲学,提出地球是由四种元素组成:土、水、气和火。(http://galileo.imss.firenze.it/
museo/b/earisto.html)2500年后,产生了两种学术体系,东方医学与西方医学。源于古代中医的东方医学在朴素哲学和整体观基础上的治疗为人类健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西方医学经历了两个阶段:一是古埃及与古罗马的战争期间,大量伤员接受治疗,将形态学研究从剖解学中转入应用外科学;二是文艺复兴时期,基于炼丹术的药用化学的发展,成为现代西方医学与外科学的基础。
      到目前,东方与西方的医学在不断的融合,推动着医学向前发展。然而,不论中医还是西医,它在促进人类健康改善疾病方面究竟发挥怎样的作用呢?试想一下,现代医生左手拿着手术刀,右手拿着对细胞而言是毒药的药物对病人说,我用刀切掉你受伤的器官以挽救你的生命,然后用“毒药”来治疗你的疾病,行吗?这正是大家所熟知的老一代医生说的以毒攻毒的典范。西药主要是化学合成的物质,不符合人类生命的规律,不可避免地带有副作用。因此将西药比作毒药就不足为奇了。
      多少世纪以来,世界上的医学专业人员一直在寻找降低药物毒性的可能,许多政府也设立了国家药品管理局来保证药品的安全。可是,源于对“毒药”这种刻板的概念导致传统医学体系并没有多大改善。顺应人类生命规律的医学体系何在?人类医学何去何从?因此,我要在此书中向读者先容大家再生医学疗法的建立和支撑顺应人类健康规律的医学转变的研究。
      大家的再生医学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尽管自1987年起,建立研究中心时遇到诸多困难,但是大家的研究结果表明,大家站在世界该领域研究的前沿。1989年,我公布了通过再生细胞实现烧伤无疤痕愈合的研究成果。有兴趣的读者可在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中看到无可辩驳的临床效果图片。
      1998年,威斯康辛州大学的詹皇博士与他的同事表明将人胚胎中处于胚泡期的细胞从内细胞群中分离出来,体外培育成多潜能干细胞系,就能转变为各种类型的细胞。他们认为受精卵发育的细胞(全能干细胞),若放入女人子宫中,就具有发育成为胎儿,进而形成完整有机体的潜能。同时,约翰.格尔哈特与他的同事从终止妊娠的胎儿组织中分离出多潜能干细胞,证明了托马斯博士的结论。他们的成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被誉为1999年十大成就中的第一突破。
      这一技术成就引起干细胞研究的热潮,激烈的伦理道德争论,进而被引入到商业化之中。例如,一个实验室声称,他们在大鼠的后背造出了耳朵。他们事实上并没有真的造出耳朵来。实际上,他们是用聚葡糖酸酯(大分子化学物质)做了个人耳朵模型支架,将其放入大鼠的皮下,然后在支架内培育、增殖的软骨细胞,因此,这并非真正的耳朵,仅仅是商业化炒作,而非科学。
      想象仅是科学中的一个重要成分,科学不容许欺骗。可惜,这种骗局扰乱了当前干细胞的研究。传统上讲,中国人研究实验结果,喜欢用整体观念去探索三维发展模式,而后做出全面定论。与此相反,西方人习惯于对某一方面的现象进行幻想,设计一些研究方案,进一步研究,得出答案。西方人的研究思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例如,得到1万美金所付出的代价是千万美金的实验,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最近,中国研究人员已实现了再生医学的临床应用,而美国人仍在做基础研究。这一不同证实了东方的科研思路是大家取得重大成果保证。
      本书主要先容烧伤治疗的研究成果,其数据表明多数干燥的创伤愈合都留下疤痕,而湿润的创伤则很少结疤。对这一机理进行多年的研究,发现一种具有再生能力的不知名细胞,它可能在发挥作用。多年基础与临床研究,发现此细胞是角蛋白19型阳性表达的表皮干细胞,是人类胚胎发育初期出现的多潜能干细胞。因此,这也揭示了深度烧伤皮肤再生的生理性愈合的秘密。用创伤修复作为模型,大家有力地表明皮肤再生的过程近似胚胎组织的发育。基于皮肤再生规律的发现,大家构建了一个生命环境来研究哺乳动物组织与器官的再生和修复。如今,大家成功地修复和再生了55种组织与器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