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第一节 古代经验烧伤医学发展历程

编辑:徐荣祥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发行日期:2009年7月
 

一、中国古代烧伤医学发展历程

烧伤医学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仍无处问知。一般说来,自从人类开始用火就意味着有烧烫伤的发生。据考古学家发现,大约在170万年以前,生活在我国云南的“元谋猿人”就已学会了用火;距今约50万年的“北京人”更有长期用火的经验。有了火,无疑会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很大影响。其一,吃烧烤的食物缩短了食物的消化和吸取过程,获得了更多的营养,健康状况明显改善。其二,居住条件有了一定改善,可以用火驱赶野兽和照明、取暖。其三,用火冶炼金属和打仗使用的武器,同时发现了某些矿物药的治疗作用。其四,用烟火掩杀敌人。正是由于火对人类产生了积极影响,可以想象,用火的机会越多,发生烧伤、烫伤的机会也就越多,因为任何用火过程都是诱发烧、烫伤的根本原因。

对烟火烧伤的记载源于《太平御览》卷十五引《志林》。书云:蚩尤兴作大雾三日,以迷黄帝之军。《墨子·备突篇》对蚩尤所作之雾的说明是:“门旁为橐(风箱),充灶伏柴、艾,寇即入,下轮而塞之,鼓橐而熏之”。看来,当时人们多以柴、艾为燃料。据《备穴篇》记载:用醋类之物品治疗被烟熏伤的眼睛。这充分说明在公元前两千多年前黄帝时代已经有了治疗烟火烧伤的方法。汉代董仲舒《春秋繁露》记载:“醖(即醋)去烟,鸱毛去眯,慈(磁)石去铁,颈金取火”(卷十四·郊语篇)。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以醋治疗烟伤眼睛已成为军用医方,而且已有了“以刀刺骨”、“铍针刺痈”等外科疗法。到了汉代,便成了人们熟知的常识了。1973年底,长沙汉王(公元前206~公元前220)堆三号汉墓出土了一批医药养生方剂的帛书和简书,其中《五十二病方》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古的医方著作,共收载医方291条,用药247种,所提到的病名52种,有关治疗烧伤方剂18条,涉及的内容包括对烧伤与瘢痕的治疗,具体方法为敷法如蘗米、厚朴、秫米、乳汁等。这一发现使人们了解到目前用于治疗创伤、烧伤的方法当时我国已有记载。如:用酒处理伤口,黄芩煎水冲洗伤口,饮酒缓解疼痛,感染伤口用消石、麦、逢蘽(即覆盆)煎水浸泡等。熏蒸法治疗腿部溃疡方法细巧,设计者巧妙地在药物中放置一段木踏足,既可防止脚掌在热汤中被烫伤,又可借助圆木的滚动使容器中保持足够的水蒸气,并对何时治疗、治疗持续时间、容器液体温度、治疗终止时间等都有周密考虑。据此又可了解到当时人们已具备了预防烧烫伤的基本常识。

包敷疗法、油膏法、上药法都源于《五十二病方》一书。包敷疗法适应于外伤感染及痈疽等症。《黄帝内经》在总结这种疗法时称之为“薄之”,即外敷包扎之意。油膏指彘膏、豹膏,用其治伤、烂疽及痂等。《黄帝内经》还将这些药膏作为治病的主要药物,破溃或切割后,再用猪油药膏外敷,注意引流,不再包裹。

500年之后,晋代葛洪(公元281~341)《肘后方》记载:“烫火烧伤用石灰敷之,或加油调。”南北朝时(公元479~502)《刘涓子鬼遗方》载有“火烧人肉烂坏,宜用麻子膏外敷。”到了唐代,《千金方》中不仅有了治疗烧伤的“方”与“药”,而且还进一步阐述了其治疗理论和辩证法则。此后的《外台秘要》、《外科准绳》、《外科启玄》、《外科正宗》,以及较近的《洞天奥旨》、《医宗金鉴》等著作皆有关烧伤治疗的章节。令人敬仰的是不少著作已认识到“烧伤病在皮肤,殃及全身”。如清初广生之《外科大成》云:“烫泽火伤患之外来,至热甚,则火毒内攻,令人烦躁、口干、昏愤而闷绝……”;《医宗金鉴》云:“烫烧火烧,皮肤疼痛,外起燎疱……重者防火毒热气攻里,令人烦躁作呕、便秘,甚至神昏而闷绝……”;《洞天奥旨》云:“滚汤烫伤,轻者害在皮肤,重者伤在肌肉,更重者伤在脏腑,每多至杀人”等。由此可见,中国古代对烧伤的治疗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和初步的“理”、“法”、“方”、“药”理论基础,已初步认识到烧伤的发病不仅限于皮肤局部,还会伤及内脏器官。出人意料的是当时人们已经意识到对烧伤所形成瘢痕的治疗,遗憾的是后来者却长期忽略了这个问题。

明清两代,由于印刷术的发展,成了以往历代出版医书最多的时代。如:1626年的《景岳全书》、1723年的《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1742年的《医宗金鉴》等,对医学各科的发展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由于“鸦片战争”之前西方医学的传入,使中国医学出现了中西医汇通学派。1912年辛亥革命后,连年的战争导致了中国医学发展缓慢。

二、世界古代烧伤医学发展历程

最早能被考证的烧伤治疗是在纳得索尔人的洞穴壁画上发现的。此后,许多历史资料都有记载。约在4000年前,Ebers以手抄稿集的形式第一个从医学实践中对烧伤创面的治疗进行过相当广博的描述,主要阐述的是烧伤早期治疗方法。公元前1500年,埃及人Smith在纸草里记载了用树脂、蜂蜡调和药膏治疗。在此之后的几百年里,许多有益的方法不断问世,除了中国的治疗方法以外,如希波克拉底记述了用猪油和树脂浸泡创面包扎疗法;公元1世纪,塞尔萨斯描述使用酒处理创面,主要是作为清洗剂使用;2世纪冰岛的Galen(公元130~200)和9世纪Rhazes

 

     图111Alexaner

后提出冷疗治疗烧伤,但在此后的千余年内却无人问津,直到1789年才因Earle得到推广。后来的研究证实,伤后30分钟内冷疗能够维持局部微循环,若烧伤1小时之后再用意义不大。Galen(公元130~200)用醋处理创面,并实行完全暴露疗法;Ambrosise Pare(公元1510~1590)主张用冶金的排泄物制成软膏和糊剂以及用洋葱处理创面;1797年,Edward Knelishd 所发表的论文中描述了创面加压疗法可以减轻疼痛和烧伤水疱的形成。在19世纪末期之前的这个漫长年代里, 虽有许多方法问世,但由于科学不发达,一些不该发生的现象也接连出现了,包括巫医盛行,他们几乎把所有可以想象到的东西都用来治疗新鲜烧伤创面,致使烧伤患者不得不尝试这些方法来减轻病痛。美国烧伤协会会长Alexaner(图111)曾说过,1900年以前的医生所开的某些方剂中的成分几乎都是买不到的,这就意味着假如病人无法买齐医生所开的药物,治疗一旦失败,过错应归于病人。例如 Paracelsus的油膏,其成分为存放多年的野猪和熊的脂肪,在红葡萄酒中加热半小时后再倒入冷水中,接着撤去漂浮物,油脂同烤干的蚯蚓及吊死者头盖骨内的苔藓拌和,而且苔藓必须在月光增强的时候刮下来,再增添些绿宝石、猪的干脑子、红檀香和若干份真木乃伊成分。Paracelsus1493~1541)是瑞士一位著名医师,也是位有争议的炼丹术者,虽在某些方面的观察超越了当时,但他的许多思想都与神秘的宗教观是分不开的,故所玩弄的这些带有神秘色彩的做法都是刁难于病人的。

总之,古代经验医学初始阶段的主要成就在于冲击了当时占统治地位的“鬼神论”,使烧伤治疗从巫术中摆脱出来。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希波克拉底。他的主要贡献在于认识到人的疾病与宇宙有关。他把人体比作小宇宙,与大宇宙的变化有关,从而冲出了当时占统治地位的“鬼神致病论”束缚,把医学从巫术中摆脱出来。但是,希波克拉底是以经验作为认识基础的,属于朴素的唯物论研究思想,与我国中医的阴阳五行相似。由于是以经验作为认识或研究基础,故研究结果仅能代表疾病的直观性和表浅性,对其实质性的问题一无所知。这也是公元2世纪之后医学长期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当然也与当时的社会状况有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