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第一节 湿润烧伤膏的研制与药效作用

编辑:徐荣祥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发行日期:2009年7月
 

一、湿润烧伤膏的研制背景

烧伤是一类创伤发病的总和。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人们面对这类既复杂又紧急的创伤性疾病,一直没有找到一种较为理想的治疗方法和药物。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抗美援朝战争,美国在面对大量烧伤伤员无法救治的情况下,建立了布鲁克烧伤中心,专门研究治疗烧伤的方法。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他们没有从烧伤发病学研究入手,仅将创伤皮肤移植技术用于深度烧伤创面的治疗;如果说其进展,那就是初步发现了烧伤外科治疗下的全身性的某些发展规律,并治愈了烧伤总面积30%TBSA的病人,使烧伤医学有了一个相对系统外科治疗的雏形。到了20世纪50~60年代,主要发达国家的基础医学专家们也纷纷加入到烧伤医学的研究中,为临床医疗提供了大量的实验研究数据,使烧伤疾病的治疗在临床上有了长足的进步,突破了烧伤总面积达90%TBSA烧伤病人难以救治成活的医疗上限,从而在世界医学领域中逐渐形成了目前的“烧伤外科治疗技术”体系。就烧伤创面早期处理方法而言,不管烧伤创面的深度如何,或将来是否采用手术疗法,局部的治疗原则都是让烧伤皮肤先干燥成痂;对于深度烧伤,人为的先让创面干燥,而后将干燥的烧伤皮肤连同成活的皮下组织一并切除,再直接利用自体皮移植封闭创面,或将烧伤皮肤及皮下组织切除后,再在手术后的新鲜创面上植入异体皮、自体皮或自体培养的表皮细胞,以此达到封闭创面的目的。在全身系统治疗上,根据烧伤创面外科处理而产生的疾病发展规律,相继总结归纳出了由西方人命名的各种休克期输液公式、营养支撑治疗与抗感染等治疗方案。因为这种方法是以外科疗法为主的技术,简称为烧伤外科医疗技术,或烧伤外科切除植皮医疗技术。我国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引进了该项技术,并在之后的半个世纪内,一直沿用这项技术治疗烧伤,虽然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学术上基本停留在西方医学水平。

随着医学理论的发展,人们逐渐认识到烧伤外科医疗技术仅是一种外科破坏性的治疗方法,其实质既不是治疗烧伤原发损伤,也不符合烧伤的自然发病规律,对所使用的烧伤创面干燥、切除、外科植皮治疗技术只是不断改变手术方法,在手术技巧上精益求精,没有突破原有的治疗框架。徐荣祥教授在大学实习期间,目睹了许多烧伤病人经历的手术切除烧伤皮肤、植皮手术、复杂的外科换药方法、创面瘢痕愈合等给病人增加的疼痛和痛苦。在以后的临床中,他根据祖国医学的理、法、方、药整体辩证系统,经过反复现代医学科技的研究论证,提出了由整体辩证系统和个体辩证系统相结合的治疗方法,即直接在病人的烧伤创面上,实行原位培植残存组织细胞再生修复的烧伤医疗方式。历经十余年,在20世纪70年代末研制出了美宝湿润烧伤膏(MEBO)。

二、湿润烧伤膏药理学作用

美宝湿润烧伤膏(MEBO)是一种烧伤创面外用药品,配合烧伤湿润暴露疗法使用。该产品在专利基质(蜂蜡、芝麻油为主要成分)的作用下,药效成分无需任何防腐剂即可长期保存。应用于创面后,油膏的低熔点性在皮肤温度的温化下渗入创面,与坏死组织发生水解、酶解、酸败皂化和酯化四大生化反应,反应所形成的液体因失去亲脂性而排至创面表面。美宝湿润烧伤膏中的诸多成分能被皮肤残余组织中的潜能再生细胞吸取,在反复换药所创造的生理湿润环境中,原位转变成具有分化功能的多能干细胞,从而启动皮肤的胚胎发育过程和胚胎式组合,生理性修复创面,最终再生复原皮肤器官。它具有以下药理作用。

1止痛

对烧伤创面的止痛治疗有皮肤局部麻醉和中枢麻醉两种方法。局部麻醉会阻止创面有活力组织的再生,影响愈合;中枢麻醉不宜在小面积烧伤病人中使用,即使大面积烧伤病人如长期使用这类药物,也会影响到对全身生命指标的观察和休克复苏及器官功能的恢复,故烧伤疼痛仍是当今烧伤治疗的一大难题。实验研究证实,MEBO可直接渗附在受损伤的神经末梢表面,隔离周围环境对神经末梢的刺激,提高疼痛域值,MEBO中的某些植物成分能解除汗毛立毛肌的痉挛,消除因牵拉引起的持续性痉挛和全层皮肤疼痛。通过对受损神经末梢的微观保护及解除汗毛立毛肌痉挛,减轻或缓解疼痛。

2减少物理性损伤

用专门研制的框架剂型药物在创面上温化和吸取残留在创面上的余热,阻止或解除继而发生的物理性热损伤。

3有助排出坏死组织

烧伤皮肤及坏死组织不仅影响创面愈合,也是导致创面感染的主要因素。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期内,人们一直采用化学制剂腐蚀坏死皮肤,或用手术方法削除和切除坏死皮肤等方法。上述方法所存在的共同缺陷是对创面再一次施加了化学的或创伤性的损伤,加重了对创面活组织的损伤程度。MEBO是利用其中的植物油脂清洁机制,与烧伤组织发生水解、酶解、酸败、皂化、酯化等生物化学反应,将固体的坏死组织由表入里的软化溶解,直至创面上与活组织相互接壤的坏死组织发生生物排斥反应之前,清除这些固体的坏死组织。在坏死组织无损伤性液化排除过程中,一方面为残存活组织细胞中的干细胞再生创造生命条件,一方面预防坏死组织所引发的创面感染,而不伤害创面残存的成活组织细胞。

4为创面创造生理性湿润环境

保障或保护了残存皮肤组织向健康方向转化、修复。同时,特殊的框架剂型可产生良好的保护创面,避免创面再次受到刺激和损伤。

5抑制细菌和真菌的生长繁殖和侵袭力

研究表明,MEBO可使烧伤创面常见的细菌、真菌生物学特性发生改变,从而影响其生长繁殖能力和侵袭力,是一种生物性的抑菌剂,也利于预防和控制细菌感染。

6抗炎作用

烧伤局部炎性反应也是烧伤早期的主要病变之一,曾一度被认为是创面感染,临床上常按控制细菌感染方式将某些外用药物投放在创面上,或是用外科切除与植皮技术处理希翼能产生治疗作用。今天看来,这些处理方法并不是针对烧伤发病的疗法,令人惋惜的是使大量可恢复性烧伤炎性组织失去了生存机会。早期控制烧伤炎症反应不仅利于烧伤局部有活力的组织细胞的恢复,对烧伤全身炎性反应的控制也起着重要作用。相关的实验研究已经证明,MEBO具有良好的抗炎作用,这种作用主要是通过其中的植物药效成分而产生的。

7拯救濒死细胞

即对淤滞带血液循环的影响。在“烧伤局部发病与治疗焦点”一章中提到,烧伤局部淤滞带组织进行性坏死是烧伤局部的主要病变。假如采用外科植皮技术直接将淤滞带切除,因损伤而失去了对这个区带的治疗机会。动物试验证明,MEBO具有恢复或改善淤滞带微循环的作用,从而阻止淤滞带的进行性坏死,而且临床用药宜早不宜迟。

8综合性药效作用,以综合性药效作用调控创面的生理性修复进程(图1-4-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