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编辑:徐荣祥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发行日期:2009年7月

烧伤治疗历史久远,究竟起于何时无处问知。我国的烧伤治疗起步较早,但发展滞缓。回顾过去的半个世纪,世界上治疗深度烧伤主要采用外科手术切(削)痂植皮技术。这一技术的应用挽救了无数重伤者的生命,具有划时代的作用。同时,众多外科医生都承认,采用植皮术治疗烧伤的原因不是因为它的疗效最佳,而是因为面对深度烧伤没有有效的保守治疗方法,以及外科技术容易掌握之故。在手术切除烧伤皮肤的同时,也损伤了烧伤创面的正常组织,这是手术疗法的缺陷之一。
时光流逝,但流逝不了人们的记忆。至今,《烧伤再生医学》编辑徐荣祥教授仍记得在大学时代他的老师说的那句话:“如果皮肤再生可行,没有人愿意用手术切痂植皮技术治疗烧伤。”这句话可能是促使徐荣祥教授潜心研究烧伤再生医学的动力。许多烧伤教科书中这样写道:深Ⅱ度烧伤靠上皮细胞实现痂下愈合;后来又增添了削痂术与自体皮或异体皮覆盖创面疗法;Ⅱ度~Ⅲ度烧伤创面与Ⅲ度创面的唯一治疗方法是切(削)痂植皮。外涂磺胺嘧啶银的疗法是抗菌药物发展过程中的产物,它被用于各种烧伤创面的治疗,尤其是要实行切痂或削痂手术的创面,目的是先让创面干燥,防止感染,更便于手术操作。于是,就形成了目前被普遍采用的外科治疗烧伤技术。
然而,就在我国处于外科治疗烧伤的境况下,20世纪70年代末,徐荣祥教授使用发明的创面外用药物和相配伍的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开始了烧伤皮肤组织的再生修复的研究。在1985年10月30日“中美国际烧伤会议”上,我与徐荣祥教授相识,会上他宣读了“湿润暴露疗法治疗烧伤”论文,他治疗过的病人照片以及几年的病例说明他对“湿润烧伤膏”的研制和“皮肤组织原位再生”的研究,已历经了多年的基础与临床研究,在国内外治愈了几万名的烧伤病人。这种治疗技术曾被命名为“烧伤湿性医疗技术( MEBT /MEBO)”。1991年,MEBT/MEBO被列入卫生部“十年百项”成果首批十项推广技术。之后,又经过十多年的临床实践与基础研究,现已形成了较为系统的皮肤原位再生学术体系。这一学术体系的核心是,采用MEBT/MEBO技术能使创面的潜能再生细胞实现胚胎分化功能而使创面愈合。
实践证明,各种原因引起的不同面积、不同深度的烧伤坏死皮肤组织,均可采用MEBT /MEBO治疗。这与当今完成的体外皮肤某些组织的再生是截然不同的。体外培养的皮肤组织不包括表皮、真皮及附属物器官,也不包括新生的血管、淋巴、神经、皮脂腺、毛囊与汗腺,更谈不上原位。在此,使我回想起了三件事。
第一件:1990年,美国《资讯周刊》专题采访并高度评价了徐荣祥教授发明的烧伤再生医疗技术(即,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对烧伤治疗所作的贡献。报道的题目为:《简单的救命方法 ——中国的新药能改变世界的烧伤疗法吗》。文章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医生们在治疗重度烧伤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随着植皮和其他新技术的应用,近五成的烧伤面积达80%的患者能得以生存。但在30年前,烧伤面积为40%的患者仅有一半的存活率,故所有的人都认为治疗技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烧伤患者经常要进行数周无菌隔离,所需费用一天超过2000美金。他们因为清洗和包扎伤口而疼痛难忍,每年仍有数以千计的烧伤患者死于感染,可怕的伤疤使生存者的生活变得灰暗。人们期盼未来有更好的技术。如果中国的治疗方法能够实现它最初的承诺,很多现代提出的烧伤疗法相比之下就成为废弃无用的技术了。据先容,这种新的疗法不仅能够消除烧伤创面的疼痛,而且能加速愈合,消除或减少瘢痕,在挽救生命的同时显著降低治疗费用。显然,这项技术突破要在中国普及应用还需要几年时间。但是,它正在改变中国的临床实践,现在美国的支撑者们也正在组织研究。

文章又述,令人激动的是,这既不是一个新的植皮技术,也不是基因工程组织或激素方式,这是一种草药软膏。徐荣祥教授说,过去医生治疗的是烧伤的并发症而不是治疗烧伤组织,大家发明了新的药物,大家用特殊的营养物质来修复皮肤,这种药膏能抗感染,通过提供养分来恢复受损组织。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是因为他已经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就。照片资料记录了向他求医的深Ⅱ度和浅Ⅲ度烧伤面积达94%的病人的康复过程。几个月之内,病人不仅痊愈,而且几乎没有瘢痕。徐荣祥教授表示,彻底烧死的皮肤部分仍需结合使用外科植皮术,但对于绝大部分真皮的烧伤,治愈只需要他的药膏,不需要绷带,不需要抗生素,不需要无菌隔离。
多年来,中国的烧伤专家都在使用和西方的医生同样的技术。所以,当徐荣祥教授在1979年开始钻研他的疗法时,很多人都对这一做法深表怀疑。之后,他毅然辞去了政府医院的工作,在北京建立了私人的研究机构。到1988年底,政府看到了这项技术的价值,32岁的徐荣祥教授一边领导自己的研究机构,一边负责国家烧伤治疗中心的工作。据有关部门统计,有至少5万名中国病人通过采用他的疗法成功治愈。在此期间,他还培训了3700位医生使用这种疗法。尔后,他找到美国烧伤受害者基金会主席Harry Gaynor。Gaynor也曾怀疑这是一个骗局,因为这些照片看上去太完美了。之后,Gaynor和哈肯沙克市医疗中心烧伤科的Anthony Barbara教授到了中国,见到了照片上的许多烧伤病人以及别的病人。其中一些病人在身体不同部位同时接受了传统的治疗方法和徐荣祥教授的湿润疗法。Barbara 回忆说,两种疗效的区别非常明显,经传统方法治疗过的皮肤“粗糙,瘢痕增生,有深浅不一的色素沉积”,经过植物药膏治疗过的皮肤(完全和照片所示一致)“柔软,没有瘢痕”。 Graynor 和Barbara 也目睹了徐荣祥教授治疗5例经过传统的烧伤治疗方法后已经发生致命性感染病人的过程。
第二件:1990年10月,中国中央电视台《资讯联播》播发了徐荣祥教授代表中国政府赴泰国救治烧伤病人获得成功,泰国国王和政府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致谢的报道。1990年夏天,泰国曼谷发生了一起煤气爆炸事件。应泰国政府邀请,我国派遣由中国烧伤创疡科技中心徐荣祥教授组成的专家医疗队赴泰实行任务。当时,烧伤患者最大烧伤面积86%,合并严重的败血症。在徐荣祥教授的引导与亲自实施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历经一个月后,烧伤病人全部康复。为此,泰国国王在感谢中国政府领导人时称道:中国政府派出了最好的医生,带来了最好的药物及医疗技术,获得了最好的疗效。泰国卫生部长向我国政府和卫生部发来了感谢信。泰国电视台、报纸也及时作了报道,使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在泰国乃至东南亚成为家喻户晓的事。

第三件:2004年,徐荣祥教授的英文著作《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在瑞士Karger出版社出版了。威克斯·布拉德福医学博士在前言中写道:您现在握在手中的这本书将改变整个世界的医学实践。 这是一本由一位非凡的医生所著的不同寻常的书。他还是一位有着最好语言感觉的先锋科学家。徐荣祥教授有非常可贵的精神,因为他是一个很富有同情心的人,能够体察烧伤患者的痛苦,而不是仅仅采用常规治疗(常规治疗对改正烧伤创面的贡献很小)。
这位医生创造了烧伤治疗护理的新标准。我初次了解徐医生的工作是通过阅读烧伤文献和了解他在中国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分析了他于19世纪80年代末期公布的研究之后,我决定拜会并质疑这位进行如此大胆创新研究的人。1991年,我带领一组美国医生到中国学习徐医生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在徐医生的诊所内所见到的一切让我大吃一惊。我在美国一些主要的教学医院接受过培训,如哈佛的马萨诸塞州立医院(Harvard’s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佛蒙特州立大学医疗中心(University of Vermont Medical Center)、达特默思希契科克医疗中心(Dartmouth Hitchcock Medical Center),每一所医院均提供大家认为世界最好的烧伤治疗。19世纪80年代,大家确信,没有人能比大家更好地治疗烧伤。大家的烧伤患者在技术先进的外科病房内接受治疗,给予强效双倍抗生物制剂静脉注射,同时,局部应用注银冷霜,所有治疗均在隔离室内的无菌条件下进行。当然,这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回想起来,大家的目的非常简单甚至卑下: 使患者存活,减轻疼痛,控制感染,施行任何必须的手术来最大限度地恢复他们的容貌和功能。最常见的是, 多数患者离开大家的烧伤诊所时虽然感激大家所作的一切努力,但都带着可怕的瘢痕。如今,我知道了美国最好的医院所提供的烧伤治疗方案已经陈旧了,不管大家怀着多么美好的意愿,从科学的角度上讲却是不够可靠的和不够负责任的。大家不应该对给大家的患者造成大量伤残和痛苦的临床治疗结果感到满足。我把这“煽动性”的陈述奉献给我亲爱的读者们,诚恳地希翼由您们来判断它的正确性。您手中的这本书以翔实的资料记述了一种治疗烧伤患者的新方法。虽然您也许会质疑它的科学理论依据,但是最终您一定能领悟出它的出众的临床效果。徐医生提出了关于再生医学的很多新奇的观点。这些观点将来或许会也或许不会被证实。他再一次提出生机论与唯物主义旧的二分法之间的碰撞。而执迷于定量科学方法论的大家无视这种观点的存在,因为大家把原子分离成轻子、夸克和微中子。今天,当大家经过艰苦努力走入遗传分析时,大家没想反过来了解遗传进程得以进行的生命环境,这是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但是,我再次建议那些宣誓为大家的患者服务的临床医生们,一旦您们认真研究了徐医生的临床结果,您将不再愿意应用传统干燥烧伤疗法。因此,如同所有的革新性书籍一样,这本书有些令人震惊,我深有感触!

以上所说的三件事中的MEBT/MEBO包含两个过程和八项技术。两个过程是指液化和无损伤地排除坏死组织的过程及在创伤存活组织的基底层上最大限度地实现皮肤组织再生的过程。八项技术包括:启动和调控成体细胞成为具有胚胎干细胞功能的成皮肤(干细胞)细胞;体内和原位培养干细胞;液化和无损伤地排除坏死组织;采用利于皮肤再生的外源性组织培养基(MEBO);采用非灭菌方式生理性控制细菌感染;营造利于皮肤再生的生理湿润环境;隔离皮肤创面以利于再生;同时提供皮肤再生所需氧气和营养物质。该技术体系强调,MEBO应在MEBT技术引导下使用方可取得理想的疗效。临床研究证明了该疗法可治愈深Ⅱ度烧伤不留重度瘢痕,可使浅Ⅲ度创面自行愈合;基础研究揭开了烧伤皮肤通过MEBT/MEBO原位激活创面组织的成体细胞,增殖分裂为干细胞,实现皮肤组织原位再生修复的秘密。
为了进一步推广这项技术,让更多的烧伤患者不再接受那种有损于正常组织细胞和增加病痛的传统治疗方法,徐荣祥教授先后编著出版了《烧伤的昨天和今天》、《当代外科新进展》、《中国烧伤创疡学》、《烧伤医疗技术蓝皮书》、《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临床手册》以及由瑞士Karger出版社出版的《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等著作。今天,他又编著了《烧伤创疡整形美容大全》一书的第一辑——《烧伤治疗大全》,以此引导各级医院的烧伤临床治疗和更好地服务于社区及家庭的烧伤患者。
我对《烧伤治疗大全》的总体感觉是:始终贯穿了“烧伤皮肤原位再生疗法”的学术成就,也汇集了多年的临床结晶,是一部难得的烧伤治疗学术著作。全书内容充实,条理分明,实用性强,不仅是烧伤临床医护工编辑的学习引导工具书,也是烧伤科研工编辑和医学院校师生的高级参考书,同时也是家庭保健所需的良师益友。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烧伤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微循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烧伤创疡杂志》常务副总主编
                                                           《烧伤治疗大全》编委会副主任张向清

                                                                   2007年12月29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