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我的事业在中国

2013年-06月-20日 来源:美宝国际集团

——记生命科学专家徐荣祥教授

 

面对美国医学界欲出2亿美金买断他的研究成果的诱惑,他拒绝了。

  面对“给你美国籍”的承诺,他也放弃了。

  几度访美,数不清的是诱惑。然而,为了让中国生命科学范畴中的再生医学处于世界前沿,徐荣祥教授毅然将研究成果带回国内发布,他清醒地知道:我的祖国是中国,我的事业在中国。

  
(一)


  现为美宝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徐荣祥教授,1958年生于山东省沾化县,大学毕业于青岛医学院医疗系。他目前的职衔很多,既是烧伤及烧伤外科教授,也是高级研究员,还是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务委员,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中国青年科协副会长,中国中西医结合烧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1992年国务院授予他为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他的成就是给世界烧伤医疗技术带来了一次革命。

  在此之前,中国乃至世界各国治疗烧伤普遍采用的方法都是干性疗法。干性疗法顾名思义就是将烧伤处用药物或物理方法使创面干燥结痂再加以清创。更通俗一点,就是将伤者烧伤的皮肤扒掉,尔后再对伤者完好部位的皮肤进行削挖移植。这种挨了烧再挨扒挨削的痛苦,没有几个伤者能够活着挺住。而所谓的“治愈”所留下的疤痕,也几乎没有几个伤者能够在心理上从容面对。

  手指长个疮,不去治疮却将整个手指头切掉。内心一直将干性疗法与残忍相提并论的徐荣祥要向这种“破坏性疗法”挑战。

  徐荣祥教授用南瓜,用兔子,甚至不惜将滚汤的水泼向自己的腿部搞实验,终于,经过十几年的苦心钻研,烧伤湿性疗法及其配用药品问世了。

  烧伤湿性疗法是将烧伤组织立体式地暴露在湿润环境内排泄再生修复的方法,它解决了临床上治疗烧伤创面疼痛、创面感染、创面进行性坏死以及深II度烧伤疤痕愈合的四大国际性技术难题,在临床上成功地救治了许多大面积烧伤的病人。美国前总统布什委托驻华大使给我国卫生部门来函要求引进该项技术;意大利著名烧伤专家、国际烧伤杂志主编LUIGIDONATI教授称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将改变国际上沿袭多年的烧伤治疗方法。目前,欧洲、东南亚、中东等都广泛采用此法。中国医药在国际上得到如此承认,这在历史上是尚属罕见。

  为了表彰徐荣祥教授为世界烧伤医学所做出的杰出贡献,1993年美国烧伤受难者基金会主席哈里·盖纳先生专程来北京,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为徐荣祥教授颁发“人道主义奖”。据了解,美国“人道主义奖”是1978年设立的,每隔两年发一个,从设立到今天,徐荣祥教授是第一个获此奖项的“外国人”。

  
(二)


  随着人类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近些年,人们对生命科学的研究已从对人体进行单纯的外围救治转入到对人体内在生命机理的研究。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们意识到,人类相距成功的那一天其实还非常遥远,生命工程的浩大繁复和神奇多变,远远超出了某些科学家的想象。沸沸扬扬的生命科学研究再次陷入沉寂。

  然而,2002年8月16日,在世界的东方,在北京的中国科技会堂,徐荣祥教授慎重宣布,由他带领的澳门新莆京8455.com在前沿生命科学的研究上,不但跨越了体外器官复制移植的梦境,直接实现了组织器官的原位再生复制,而且还成功地形成了未来医学——再生医学的基本理论框架和医疗实践体系,并取得了临床的成功。这将使人类从根本上摆脱疾病的痛苦。

  从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到再生医学,徐荣祥教授探索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由他领导的科研队伍最近又发现了一种具有特殊功能的细胞——潜能再生细胞。通过对这一细胞活动规律的实验观察,科研人员从分子层面上破解了生命延续的秘密:生命发育成体的过程中,原始和多能的干细胞在增殖分裂的同时,还产生不再继续增殖但有增殖潜能再生的细胞。这些细胞在各组织器官的发育时参与形成各组织器官,以普通细胞形式存在于组织中。在人体形成后,随着机体的代谢和功能发挥,组织器官中的功能和架构细胞不断凋亡,形成空缺。这时潜伏在组织中的潜能再生细胞及时再生复制同种细胞,补充空缺,从而维持组织器官功能和生命的平衡。

  徐荣祥教授的“生命之谜”,在医药学发展上,一改传统“对抗”的医学理念为顺应生命和保障潜能再生细胞增殖修复生命物质来治疗疾病,用组织器官自身生理修复机能来延续生命,从而可以实现人类健康长寿的梦想。

  一位干细胞专家说:“这一研究,将使人类医学研究向前迈进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三)


  徐荣祥教授在科技医学领域所取得的成果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和信件鼓励,徐荣祥教授说,我是一名医生,多少年来我一直告诉我的员工称呼我“大夫”,其目的就是想以此来时刻提醒我集中精力发明研究出能够获得理想疗效的技术和产品,解除病人的病痛,保障人类的健康。我研究发明的烧伤医疗技术尽管全世界的医生正在用他来治疗烧伤的病人,但我依然感到我的发明和创造还是太慢了。生命科学发展几千年来,在医疗上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一些所谓的进步只不过是提高了对疾病的检测手段,很多医生对待病人仍是“左手拿刀,用以切除器官组织换取生命;右手拿药,以对抗的物质来对付疾病”。这些医疗思路和治疗方法,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违背了生命的规律。而大家祖先创立的“天人合一、扶正固本”的医学思路,正被所谓的现代文明所掩盖。我在试图改变这些,利用现代科学的手段,按照能够顺应生命规律的方法,进行生命科学的研究。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不倦的追求。

  徐荣祥教授说,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要忘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因为他的成就,他在国际上发表演讲或做报告的次数比较多,但每次都有一段“千篇一律”的开场白:“非常抱歉,我的英语水平和各位在座的朋友的汉语水平差不多,我用中文能够表达清楚的东西、用英文不一定能够表达清楚,但根据会议的要求,我还是用英文先容个大概,如果有哪位朋友想进一步了解我所报告的内容,那么,我希翼他认真而努力地学一下中文。”

  
(四)


  科学应当是深奥的,但不应当是生涩难懂的。徐荣祥教授的每一次报告都通俗易懂,他这样描绘再生潜能细胞的未来及应用:严重心脏病人不用再做搭桥手术,肾衰竭病人不用再换肾,糠尿病人不用再注射胰岛素,那怎么治疗呢,可以自我修复,或者用自己的细胞定做自己的器官。

  徐荣祥教授宣布实现人体组织器官原位再生的消息,也引起了一些议论。某些人动不动就否定一切,如同当年否定爱因斯坦等一切伟大发明人物那群。但是,科学和人类的进步决不会在任何不善的非议和恶意的指责面前停步。生于孔孟之乡的徐荣祥教授似乎更深谙此道,也似乎更具有文明的涵养和宽广的气度。面对议论,他说,利用细胞本身具有的再生功能,通过替换细胞来修复组织,恢复器官的功能,只要环境适当,就能够让坏死器官重新焕发新的活力,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海鱼放到河水里,别说长不大,活都活不成,而只要用同样的水,小虾也能成大虾。

  也许,用不了多久,再生医学就能创造出伟大的奇迹。这不应当只是徐荣祥教授一个人的理想。它应当是生命科学家们不懈不悔、少争论多帮助共进步的追求。

  就在笔者采访徐教授的2002年9月中旬,美国《科学》杂志在了解了徐荣祥教授公布的原位复制组织器官的内容后,特派专门记者从美国赶来,对徐荣祥教授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专访。这位记者专访后称,当今世界在干细胞的研究上尚未突破体外培养这一关,而徐则在原位和体外实现了组织器官的复制并形成了产品。他邀请徐荣祥教授能够将这一科学成就在《科学》上发表出来,让世界了解,同时他也希翼徐荣祥教授再回到美国进行科学发布。但徐荣祥明确表示,我的研究和研究成果只属于中国,因为我的祖国是中国,我的事业也在中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