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郫县人民医院应用再生医疗技术创造奇迹

2016年-04月-13日 来源:美宝

在郫县人民医院,一名家属主动要求给患者截肢救命被医院拒绝,因为,在这里——

再生医疗技术可以创造奇迹

邓晓洪、邓丽∕文

 

  郫县人民医院烧伤科应用“皮肤再生技术”创造了一个救治奇迹,作为患者的儿子,赵刚到现在似乎难以相信这个奇迹就发生在自己家庭!

  老人尽管还坐在轮椅上,但他腿上的伤口正在按照医生预设的进度愈合,在他的搀扶下,父亲还可以站起来走几步。“当初为了保住父亲的命,大家主动要求截肢,被医生拒绝了,幸好啊!”

  赵刚的父亲叫赵祖祥,今年57岁,是郫县郫筒镇鹃城村的一个普通村民。这个老人从来不曾想到过,给皮肤挠痒会引发一场健康灾难,在郫县人民医院三进三出之后,最终,是这家县级医院烧伤科专家应用“再生医疗技术”创造一个奇迹。

  这是一个利用先进医学技术创造的奇迹,而在这个奇迹产生的过程当中,跌宕起伏的故事让人揪心。它给人很多假设:假设专家没有巧遇这个病人,假设这个专家没有固执地去关注这个病人,假设家属固执地对县级医院报以偏见……那么,赵祖祥的命运将以悲剧结尾。

 

  烧伤科专家ICU巧遇重症病人

  如果不是王乡宁,赵祖祥的故事也许是另外一个结局。

  王乡宁是郫县人民医院烧伤科医生,去年初,她和自己的老师、烧伤科专家付子俊来到该院,用“再生医疗技术”使烧伤科成为重点专科,在川内一直保持着烧伤治疗的领先优势。

  那是去年10月23日下午,王乡宁去医院ICU(重症监护室)查看一位病人的情况,她保持着一个习惯,只要经自己手治疗的病人,无论多忙,都会抽空去查看。却无意间看到同在ICU的另外一个病人,他就是赵祖祥。

  在了赵祖祥床前,无法让这位烧伤和创疡专家忽视:病人的右下肢红肿明显,小腿大面积皮肤坏死,破溃处散发出一阵阵如同臭鸡蛋般的恶臭。她马上向向相关医生详细了解这位病人的情况,赵祖祥小腿患有鱼鳞皮肤病,因为痒,他去挠,一个豌豆大的疙瘩被抠破了,大腿迅速肿胀起来,而且疼痛无比,根本无法走路。10月20日中午,儿子赵刚将父亲送到郫县人民医院,因为当时发现有淋趋承肿大,腿肿得利害,怀疑是右下肢动脉栓塞,于是他被收住普外科。然而病情发展异常迅速,老人在检查中发现患有糖尿病,因感染太重而白细胞非常低,医生怀疑是全身炎症综合征,担心发生感染性休克,所以急忙送入医院重症监护室。

  王乡宁检查患者:“大腿根部有大面积的溃烂,小腿上布满张力性水泡,怀疑创面组织深部感染,需要及时处理创面。”然而,会诊的要求却在家属那里卡了壳,担心费用太贵。赵祖祥的儿子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家没钱啊,那么多专家会诊,我怕花不起。”

  既然会诊要求没有得到家属同意,这事便搁下了。但危险却在向赵祖祥一步步逼近……

 

  会诊时家属突然提出截肢要求

  王乡宁在5天之后突然接到郫县人民医院医务科的电话,要求她参与全院专家会诊,而会诊病人正是赵祖祥。她急忙奔赴会诊地点。与她同时到达的,还有内分泌科、心内科、骨科、重症监护室等相关科室的专家。

  当时,仍住在ICU的赵祖祥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全身的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他右腿的创面并没有好转迹象,溃烂、疼痛时时折磨着他,让他生不如死,专家们紧急研讨的就是这创面该如何处理。

  在会诊时,无法目睹父亲忍受痛苦的赵刚及其他家属主动提出:“截肢吧,至少可以保住命,再这样下去,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但从专业的角度上,截肢的要求被专家否定了,因为赵祖祥的病情尚不符合截肢的指征。

  面对赵祖祥继续恶化的病情,王乡宁以一个负责任专家的固执,反复劝说患者儿子:“必须处理创面,不能再拖了,如果你们家属同意,大家马上介入,大家有这样的技术!”但令她失望的是,赵刚再次默拒了她提供的治疗方案。就在全院专家会诊后的第二天,赵祖祥一家选择了出院,这让专家们感到无奈而痛心。

  王乡宁再次见到王祖祥,是他在第二次入院后。他出院后,出现右小腿大面积组织坏死,表面全是黑痂,坏死率占将近40%,发出的恶臭即便隔着口罩也毫无作用。于是在11月8日,他不得不重新回到医院。

  得知赵祖祥回到医院,王乡宁的老师、烧伤创疡专家付子俊也及时赶来,他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他的头衔足以看出在国内烧伤创疡界的地位:中国中西医结合烧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再生医疗技术委员会创疡学组首席专家、中国烧伤创疡杂志常务编委。在赵祖祥的病床前,付子俊坚定的说:“必须清创了,不能再拖了,已经非常危险了!”他在赵刚面前再次强调其父病情的复杂性:除了大面积溃烂的创面外,血糖很高、还有因感染导致的肾功衰,“腿已经烂穿了,如果脓肿进一步扩散,危险更大了,再拖下去病人就是一个‘死’字!”

  这一次,付子俊教授和弟子王乡宁及其他专家经过仔细分析,高度怀疑赵祖祥患的是坏死性筋膜炎,建议马上转到内分泌科对血糖进行调整,同时进行清创换药。

  11月18日上午,赵刚再次带着父亲离开医院,去成都某大医院寻找机会,但是,在当天下午,他们又回到郫县人民医院,“大医院觉得没救了!”赵刚说从再次回来那一刻起,他们决心彻底相信郫县人民医院的专家了。

 

再生技术让患者命运出现转折

  赵祖祥被确诊为坏死性筋膜炎,他是幸运的,坏死性筋膜炎发展之迅速、危害之严重,在医学上是人人皆知的,通常情况下,如果没有得到及时引流救治,死亡率高达70%!赵祖祥大面积筋膜受损组织溃烂,病程拖了如此之久能保住了性命,除了在郫县人民期间得到精心照料外,还有一丝侥幸的成分。好在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们选择相信医院。

  去年11月18日回到郫县人民医院后,他边在内分泌科住院调理血糖,边接受王乡宁的亲自换药,几天之后溃烂部有肉芽长出来了,她一阵欣喜,“创面已经有了愈合的基础!”希翼出现后,11月26日,赵祖祥转到烧伤科继续接受治疗,在这里,除了王乡宁为他亲自进行治疗操作外,付子俊教授对治疗进行全程引导。

  他们采用的治疗手段,就是目前最为先进的再生医疗技术,“这种技术的强势在于,敷料中的药物可以激活潜能再生细胞的生长,让整个组织和皮肤全程再生。”付子俊教授说。

  日复一日的换药和精心护理,赵祖祥右小腿那巨大的创面逐渐再生起来,皮下因组织坏死而产生的空腔被肉芽填平,12月20日,王乡宁在换药时发现,空腔已经基本填充完毕了,于是,他们开始考虑在机会成熟的时候植皮。第一次是1月20日,在患者左腿上取下巴掌大的皮肤,进行微粒皮种植在肉芽里面,然后MEBO敷药来激活干细胞生长。 “微粒皮种植这种方法尽管来得相对慢,但存活率很高。在这次植皮术后20天左右,创面便封闭了”。第二次植皮位置是接近大腿外侧,在植皮前做了纵性切口,排出创面内200毫升的脓液,并将坏死的组织清理干净,然后负压引流以促进肉芽的生长和创面的封闭,脓腔消失后选择拉网植皮,使创面愈合更快。

  在治疗的每一个阶段,赵刚都清楚地了解全过程,“王老师他们的工作做得太细了,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过县医院竟有这么先进的技术”。每一次换药,作为烧伤科主任的王乡宁都亲力亲为,创面几乎是按照专家预定的效果在一天天愈合。

  今年21日,原本不抱希翼的赵祖祥出院了!

 

更多烧伤创疡患者将在这里找到希翼

  四个半月!赵祖祥经历了一场与死神的拉锯战之后,在郫县人民医院的帮助下实现了命运的反转。应该说,这不仅仅是该院烧伤科的成就,更是该院整体医疗实力水平的体现。

  如今的王祖祥,依然每周到医院换一次药,他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但有时疼痛会让他产生畏惧。前不久,他到医院换药的时候,王乡宁用亲切呵护的语气说:“我不允许你总是被轮椅推着走,你必须拄着拐杖走进来,你可以办到的!”她是希翼赵祖祥摆脱内心恐惧,主动去适应,“大家不单单是要把你的创面愈合了,大家希翼你不能成为家里的负担,生活可以自理,所以,主动的锻炼很重要”。

  赵祖祥对郫县人民医院的感激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他吩咐儿子:“一定要感谢医生,你写一封感谢信,再做一面锦旗,大家给医院送去!”这是一种最质朴的表达,因为,除了赵祖祥的生命得到了拯救,他们最为担心的经济负担并没有开始想象的让家庭无法承受。王乡宁说:“大家充分考虑到患者的经济问题,尽量给他节约,整个住院周期,尽可能用他能报销的药,用药之前,大家自己都细细给他算了一笔账。第一次结算出院的时候,他们自己掏了不到一万块钱,第二次花费13万多,自费部分只有3万多,如此严重的病,总共自费部分只有4万多。”

  付子俊教授说,赵祖祥是郫县人民医院烧伤创疡门诊自2015年4月成立以来治愈的最重的病人,“这更加坚定了大家应用再生技术的信心!”

  在付子俊教授带领下,郫县人民医院烧伤科开展治疗深度烧伤不留疤及微粒皮种植术,治愈了包括断指原位再生、压疮、糖尿病足等疑难杂症,改变了过去郫县人民医院不能救治重症烧伤病人的历史。赵祖祥是病人中幸运的一个,但不会是唯一一个,更多的烧伤创疡患者将在这里找到康复的希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