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马克思主义与生命科学

2010年-11月-24日 来源:北大马克思主义论丛

 
 
 摘要:
  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以人为本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人的生命价值的高度重视。因此重视和加强生命科学特别是其中的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马克思主义是我国各项事业的引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够从一般世界观、方法论的层面对各个具体科学具有普遍的引导作用。发展生命科学也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引导,建立一门独立于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这两门科学之外的生命科学学特别是其中的人体生命科学,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时空观、真理观和科学学科的分类的一般原理的,这必然能带动和促进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极大发展,进而带动和促进人类文明的极大发展。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  生命科学  人体科学
编辑概况:李慎明(1949—),男,河南温县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对生命科学,我完全是外行,但对其有学习一些常识的深厚兴趣。因为我认为,生命科学是连接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纽带与桥梁。对生命科学有些粗浅的常识,有助于加深对自然科学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的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引导自然界、人类社会及人的思维最一般规律的知识。反过来说,用哲学的方法来思考一下生命科学的问题,也可能有点独特的收获。在这里,我仅把自己近些年来对这方面的相关思考做一点梳理,从世界观、方法论的角度谈谈对生命科学的一些可能是十分浅薄甚至是错误的看法,以求教于学界。
      人,往往从小就爱好奇思遐想。后来,我对生命科学有更多的兴趣,可以说是缘起于两个人物。
      其一是大家大家都十分尊重的大科学家钱学森钱老,钱学森同志在世时就非常重视对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他明确主张:“人体是一个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多次呼吁世人和社会应当把人体生命科学作为一门科学甚至是一门未知科学加以重视和研究。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天,我在一个会议上见到钱老,我这个晚辈向他明确表示了拥护他的这一见解与呼吁。钱老说:“人体生命科学研究要靠马克思主义哲学引导,要靠领导的重视与组织,要靠各个相关学科的共同攻关。大家过去搞‘两弹一星’,就是靠一体化的领导,靠高度的政治觉悟,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高度的科学性。这是人体生命科学研究所必需的。”经过这些年的学习与思考,我更加感到钱老在人体生命科学思考方面同样是先知者。
      其二是徐荣祥先生。我和荣祥相识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相交接之时。他给我讲了他从事人体细胞再生研究的起始。在上大学期间,他利用课余,先把挂在藤上的南瓜划伤,其中一个抹上香油,结果这个南瓜创面上很快长出了新表皮,且一点创疤没留,恢复的完好如初,而另一个被划伤没有涂抹香油的南瓜的创面结疤,还有一个被贴上胶布的则是溃烂。荣祥把这一道理用到人体上,结果发明了治疗烧烫伤有特效的烧伤药膏。1991年,卫生部把他和他的团队研究出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列入十年百项重大医药技术的首批十大医药技术之一,向全国行政推广普及造福广大患者。美国FDA也相继作为药品研究的法律:禁止任何使创面干燥的烧伤及慢性创面愈合药物的申报。后来,多年用他的烧伤药膏,效果确有再生皮肤的奇效。但当时我印象最深的决不这一发明的本身,而在于他对这一发明过程中对哲学的认识与运用。他说:“从一定意义上讲,研究有无进展,决定于哲学理念的先进与否,进展大小决定于把先进的哲学理念与你要研究对象结合的程度。”“我尽管学的是医学,但我酷爱对哲知识题的思考。我读的哲学著作不多,尤其是西方哲学大家的著作我读的更少,但中学特别是大学开的哲学课程,使我受益匪浅。毛主席的《实践论》、《矛盾论》和《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基本哲学著作我读过多遍,烂熟于心。这使我进一步明白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我对这些东西笃信不疑,从而认识了‘整体与个体’的生命科学的这一哲学思路,即,从生命体的整体活动中把握认识生命整体活动的规律,同时把握认识整体生命中个个生命个体即个个器官的活动规律。这整体活动规律与每个个体活动规律相互之间都应统一,而不矛盾,这才表明你所表达的是生命体的客观真实的规律。我对烧伤湿性医疗技术的研究都是来自‘整体与个体’这一哲学思路的引导。如原来世界上对烧伤的治疗原则是保持创面干燥的治疗,但实践已证明,保持创面干燥不能愈合治疗,说句土话,在干涸的土地上不可能生长庄稼。从个体来说,创面的组织细胞得不到生命的条件也是不可能愈合的。”
      荣祥和他的科学团队的探索及阶段性的成功,在当时就引起了我的思考: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来更加自觉地引导科学发展呢?人体科学,乃至生命科学是一个远比一般自然科学复杂的科学门类,在科学研究上坚持马克思主义至少应容许探索,鼓励百家争鸣,不能盲目设立禁区,不能固步自封。
      最近又读了徐荣祥先生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进一步加深了我对生命科学学科的思考。按理说,我对徐荣祥先生的人体再生复原研究没有发言权,但基于对科学的信仰、敬重促使我对这个问题进一步加以关注。通过思考,我更加感到,过去人们对自身生命的传统研究,大都集中在与大自然共生的生命体的自然生命领域,研究人体从胚胎开始到出生后直至死亡期间的自然生命活动和后天的自然食物营养,而“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则是对人体出生后的再生潜能以及针对人体再生潜能发挥所需的再生营养物质新能源的研究,是研究人体再生生命的新的科学体系。这是一个完全崭新的思路,是对人体生命科学的新探讨。科学研究的逻辑启示我:人体生命是一门具有特殊规律的学科,这里面蕴含的潜在价值不可估量!
      钱学森先生是一代科学大师,他对于生命科学的钟情与判断绝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一个大科学家的职业道德和战略智慧的自然流露;徐荣祥同志的事迹是我亲身感受到的事实,它可能是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钱老的预测。现在大家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上强调以人为本,那么在自然科学研究上大家是否考虑把人体生命科学突出来呢?



      如果给人类认识客观物质世界(其中包括人类生命自身)的能力及成果从大的方面分分类,能分多少类呢?或者说,人类对客观物质世界认知的能力及成果如何分类才较为科学呢?人们对此早就作了多种探讨,现在仍在热议,随着科学的日益发展,这种探讨将会更加深入。
      迄今为止,人们对科学的分类,较为普遍认可的是两大类,即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西方叫人文社会科学)。应该说,这样分类,简洁,也比较科学、准确。但这种分类是不是有一个很大的缺憾,这就是,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这两个学科中都缺乏完整系统地对生命其中包括人类自身生命体研究的学科和知识,特别是缺乏对人类自身生命体意识认知的专门知识,也就是说,缺乏完整的“生命科学学”。是否可以建立一门独立于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这两门科学之外的生命科学学呢?如果能按这三个学科划分,那么,这三门科学所承担的研究对象和任务分别如下。
      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和任务是研究不包括大自然中所有生命体其中内涵人类社会的纯粹自然界物质世界存在、发展、变化一般规律的科学,从一定意义上讲,自然科学是认知各种生命体之外的客观物质世界即无机界的一般规律。
      哲学社会科学中哲学的研究对象任务是研究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一般规律的科学,主要是解决主观对客观认识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其中的社会科学是研究人与人之间关系和社会存在与发展的一般规律的科学。
      那么,生命科学学研究的对象和任务是什么呢?这就需要首先明确生命内涵的界定。生命,就是有机物和水构成的一个或多个细胞组成的具有稳定的物质和能量代谢现象、能回应刺激、能进行自我复制的半开放物质系统。它包括最原始、最简单的生命体直到人类这种最高级、最复杂的生命体。生命科学学研究的对象和任务应该是:各种各类生命体与纯自然界的相互作用与规律,单个生命体内部各类不同组织、系统之间的结构、相互作用与运行规律,各种各类不同生命体如微生物、植物、动物、人类等之间相互作用与规律,单个或生命群体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与规律,人类自身生命、意识和人对自然、人类社会认知等生理机理与身心健康的规律,从一定意义上讲,生命科学是认知客观物质世界中的各种生命体即有机界的一般规律。
      区别于任何动物的有着思维功能的活生生的人的肉体的自身是大自然界的万灵之长,是认识和掌握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主体因此,也可以说,生命科学学中的人体生命科学是连接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纽带与桥梁。建立和发展生命科学学特别是其中的人体生命科学,必然能带动和促进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极大发展,进而带动和促进人类文明的极大发展。生命科学学中的人体生命科学所要研究的是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完全有机结合成为一体的独特的科学,而不是单纯物质或单纯精神或物质与精神相割裂的科学。所以,也完全可以说,人体生命科学是生命科学学所要研究的重点甚至是核心。
      作为理论支柱的人类意识认知科学将人尤其是人脑作为研究对象的交叉学科,这一交叉学科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文、理、工交叉的学科群。因此,建立和发展生命科学学,认识和掌握生命存在、发展、变化的内在规律,特别是认识和掌握人类自身生命存在、发展、变化的内在规律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在当今世界,以基因工程为主要标志的生物制药已成为世界三大高科技产业之一。生命科学学的建立和发展,完全有可能成为21世纪新经济的重要支柱。
      如果说生命科学学这一学科分类成立,那么,就可以把微生物学、植物学、动物学和人类生理学、意识认知学、中西医学等从自然科学体系中划分出来,进而纳入统一的生命科学学这一体系。
      如果说,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和生命科学学这三个学科分类能够成立,那么,从天之广不可度、物之微不可竭的角度看,从万事万物生生不息、无始无终的角度看,从人类有文字记载的文明仅有五六千年历史的角度看,可以说,人类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哲学社会科学,特别是对生命科学的研究与认识也都只能是刚刚开始,且任重道远。在对这些研究方面,大家应切实鼓励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只有这样,人类在科学的大道上才能不断前行,从而向“自由王国”不断地迈进。当然,任何解放与创新,都需要或说更需要严肃、严谨、认真、求实的科学态度,这是自不待言的。


      我个人认为,设立人体生命学科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时空观、真理观和科学学科的分类的一般原理的。
      我完全赞成马克思主义的时空观:空间无边无际,时间无始无终。物理学上所讲的“宇宙大爆炸”其实质是无边无际和无始无终“大宇宙”中的无数个”小宇宙”中其中一个“小宇宙”的“大爆炸”。由无边无际和无始无终组成的大宇宙史亦即大自然史应该是无限大与无限长的。这就是大家所说的由长、宽、高与时间组成的“四维时空”。至于有没有“五维时空”、“六维时空”乃至更多的时空,这是需要通过人类的实践去感知和认识的。
      大家知道,作为太阳系行星之一的地球距今已有46亿年的历史,这个地球上的生物的历史已有30多亿年,地球上的生物不断进化。“人猿相揖别”不过有300万年左右,人类的农业文明起源于1万年以前,而人类的文字的诞生却不过五六千年。
      在大家这个地球上,自从人类诞生后,广义的自然史其中包括生命生物史便与人类史便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并相互影响与制约着。人类的文明产生、存在并发展着,这就诞生并发展着两类主要的科学,一是自然科学,一是哲学社会科学(在西方被称为人文社会科学)。而人类对生命生物其中包括人类自身生理、机理的认识和对疾病的防治的医学往往被放人自然科学的范畴。
      人类自诞生以来,很值得骄傲,科学技术方面的进步日新月异。但要认真算起,宣告当时已经成为维系教会统治的神学理论基础托勒密的“地心说”死亡和哥白尼的“日心说”诞生的《天体运行论》1543年出版,距今不过只有467年。牛顿经典力学的第一部经典著作,也是人类掌握的第一个完整的科学的宇宙论和科学理论体系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1687年出版,距今不过才323年,爱因斯坦的关于狭义相对论的第一篇文章《论动体的电动力学》在1905年发表,距今仅有105年。第一台计算机的出现不过有66年。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对大自然和人类自身的感知与认识才刚刚开始,没有被感知和认识的事物还很多很多,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也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人类要认识世界的路还很长很长且可以说是无限,除非在今后漫长的时间里人类自身消亡。
      我也完全赞成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马克思主义认为:在绝对的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各个具体过程的发展都是相对的,因而在绝对真理的长河里,人们对于在各个一定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认识只具有相对的真理性。这也就是说,人们的认识能力在各个阶段上都是有限的,在每个阶段上所掌握的都只能是相对真理。人类向着相对真理前进,逐步地接近绝对真理,但永远也达不到绝对完全的真理。否则,就会陷入形而上学的唯物论,这是问题的一方面;问题的另一方面是,大宇宙的历史是无穷的,人类的认识能力在全历史上也是无限的。绝对真理包括在相对真理里面。不能认为相对真理只是相对真理,不包含任何绝对真理的成分,无数相对真理之总和,就是绝对真理。相对真理的积累,就能使人们逐步地接近于绝对真理。不承认人类这个认识能力的历史无限性,就要陷入不可知论或唯心论的相对论,
      《黄帝内经》说:“上盛则梦飞。”本意是指身体上部气机强盛则可能梦到飞翔。在这里,请允许我把其中的“上”翻新理解成为人的“大脑”。让大家的头脑和思想从各种有形和无形的束缚中进一步解放出来,燃烧理想,放飞梦想,繁荣和发展大家的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和生命科学特别是其中的人体生命科学。
                                                             

责任编辑:程美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