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中华儿女:“美宝”之谜与徐荣祥现象

2010年-12月-29日 来源:美宝国际集团


      “美宝”即美宝国际集团,1990年由创立“湿性烧伤疗法”的著名“民间”科研人士徐荣祥创办,至今走过20年高歌发展之路。总部设在北京东大桥的尚都国际中心。
      上世纪80年代初,刚走出青岛医学院校门的徐荣祥就在他的著名的“湿性烧伤疗法”的研究中,开始了对人体生命细胞中暗藏的信息的解密与探寻。伴随着持续不断的质疑、争议乃至官司,游离在国家科研体制之外的徐荣祥执著而孤独地踽踽前行,锲而不舍,结果弄出了一大堆“惊世骇俗”的“科研成果”,先后在国内外出版学术专著两部,在美国以及西欧、日本获得多项专利!
      面对20年屹立不倒且不断发展的澳门新莆京8455.com,类似“骗子”、“挂羊头卖狗肉”之类的指责已没有什么新意义。让大家一直困惑或更感兴趣的倒是:在人体生命科学研究这一世界性前沿领域,为什么会是徐荣祥(而不是那些拿着优厚国家课题经费和拥有吓人头衔的权威专家们)率先取得突破性进展与成果?

悲壮的自我救赎与强势的权威体制
      古往今来,科学创新之路从来不平坦。尤其对于徐荣祥这个作为“个体”的科研者来说,这似乎已是命中注定如此。围绕徐荣祥开始的第—次大规模争议风波始于上世纪80年代,持续到上世纪末才算告一段落。那正是徐荣祥肇始于大学时代的湿性烧伤治疗技术及其配套药品正式问世、而他自己又被迫不得不成为最早的科技“北漂”之后。风波来势凶猛,徐荣祥几临灭顶之灾。
      当争议未果,不少人按捺不住,干脆直接写“告状信”。当时,一封由京、津、沪22位烧伤专家签名的告状信寄往高层,对徐荣祥的“湿,陛烧伤疗法”全面否定,其中特别提到湖南怀化地区一次烧伤事故中的病人,由于采用徐的疗法而严重感染死亡。“签名”告状的都是从事烧伤医学的专家,而且所诉又是“人命关天”的事,信件转到卫生部,当时的部长陈敏章责成科技司马上通过湖南省卫生厅对此进行认真调查。
      有关单位经过调查,结论却完全相反。那是一次由于汽车爆炸引起的众多乘客被不同程度烧伤的集体抢救,徐荣祥有幸用他新创立的湿性烧伤疗法参与了这次抢救。在最后写给卫生部领导的报告中,正是留在新晃县人民医院有徐荣祥参与抢救的11例烧伤病人,除1例死于多器官损伤外,其余10例坚持用湿润烧伤膏和暴露疗法,全部治愈,没有疤痕,更没有残疾。
      报告以事实表明这是湿性烧伤疗法应用成功的一次抢救。然而,真相被阉割,黑白被颠倒,成功的抢救反成了失败的范例。至1992年,有关的“争议”更演变成了大大超出学术范围的“行政”之争。这年的5月,由国务院紧急召集了7个部委,就“湿润烧伤膏”和“湿性烧伤技术”连续召开了4次专题会议。根据这次会议的决定,由国务院法制局牵头组成法律工作组进行再次调查,结果认定湿润烧伤膏新药证书及生产批准文号是合法的、有效的。
      2002年8月16日,徐荣祥通过媒体宣布,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在湿性烧伤治疗技术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人体细胞再生理论和实验,经数年努力,在人体原位和体外成功复制出了组织器!同时宣布,将用5年时间“克隆”出人体所有组织器官,同时破解癌症之谜!  一爆炸性的资讯,震惊了医学科学界,—时间质疑声四起,斥之为“狂言”“胡说八道”更是不觉于耳。于此,围绕徐荣祥的第二次大规模争议烽烟再起。
      事实上,从徐荣祥的湿性疗法取得成功的那一天开始,他—刻也没停止他对人体细胞再生机理的研究。无独有偶,几乎在同时,有两位美国教授采用徐荣祥的理论和他所提供的再生物质让受损的人体某器官自愈合再生,取得了与徐荣祥完全相同的实验成功!两位美国同行先后致函徐荣祥,在向他表示祝贺之外,无一例外地“认定”,一旦徐荣祥将此谜底揭开,将来必是诺贝尔奖的有力竞争者!
      得不得诺贝尔奖不是徐荣祥关心的事,他关心的只是他的研究。连美国同行都迫不及待地想与他—道参与,鉴于此,徐荣祥立马直奔卫生部科技司,向有关领导做了汇报,提议由国家出面主持全面启动湿性医疗技术有关机理的研究。在这里,徐荣祥作为一个“民营”医学专家兼企业家,在国家并没有向他投资一分钱的‘隋况下,无私地敞开了自己的胸怀。
      徐荣祥的建议尽管得到卫生部的高度重视,也尽管有近50名著名的基础医学专家提交了落实研究的详细课题设计,多达150多人将直接参与其中,然而此时,徐荣祥再次受到了来自不同学术见解方面的最猛烈的冲击。他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这支“科研兵团”,终于还是被肢解得七零八落。
      他不得不被迫从“大兵团作战”转入了“地下”,从“举国体制”又回归到他的“民营”。“围追堵截”的高潮过后,为兑现他的“5年承诺”,徐荣祥从喧嚣的媒体视线中谈出了身影,远离了浮华尘世,躲开了七嘴八舌的嘈杂,率领他的研究团队,以他已经日臻成熟的人体原位细胞再生理论为依据,从继续大白鼠的器官原位自我更新复制克隆实验、继续寻找并完善能“喂养”原位再生细胞的生命物质试验、继续肿瘤细胞系的转化研究等方面同时摆开阵势,开始新一轮实验研究计划。
      2007年的8月16日,徐荣祥用同样的方式,再次向媒体宣布:5年前的承诺已全部实现,同时在某些领域还取得了更为重要的进展!
      令徐荣祥奇怪的是,这—次的“宣布”并没有引来类似前几次那样大规模的争议风潮。尽管仍有一些或质疑、或冷嘲热讽、或顾左右而言他的嗡嗡声,却—切归于平静……

  “骗子”的作为与美国的专利
      徐荣祥在烧伤创疡学领域里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创新之路,成功地在人体上实现了皮肤的全皮再生这—临床奇迹。皮肤乃人体最大的器官。既然他已经证实了皮肤组织器官可以再生的事实,那么,其他的人体组织器官呢?
      这是一个极其诱人而又极为大胆的科学命题!从那时开始至今的 20余年中,徐荣祥已逐步形成一个系统工程。如果就他与传统意义上的生命科学研究究竟有何不同的话,笔者以为,其本质的区别,就在于如何认识生命的最基本单元——细胞。
      传统生命科学、或曰现代生物医学理论架构总是比较注重从物质到物质,在对细胞的研究上,更多的是将其看着一个“物”,就细胞而研究细胞,反复研究的是它的外形、功能、分子结构等等,而徐荣祥则在有效汲取东方古代哲学“天人合一”之精华的基础上,遵循的是顺应生命的自然法则,其研究关键就是把细胞和它生存分裂所处的环境作为一个整体看待,想办法顺应它的生长规律,提供某种条件让细胞得以自然生长。这一本质的不同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前者在对生命科学的研究上不说是走入死胡同,也基本是停滞不前;而徐荣祥的研究却是一路高歌猛进,成果迭出。
      2009年12月,继徐荣祥的《烧伤再生医学和疗法》英文专著在世界第三大医学文献出版社KAGER出版后,又一部专著《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研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专著用30万字、600张研究及临床成果照片,报告了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创立进程、综合器官原位再生复原的指标变化、胃肠器官再生复原的效果对比以及皮肤器官再生复原效果等。而在此之前。徐荣祥的一系列成果相继通过美国。西欧和日本的专利审核,仅获美国专利7项。
       对此,以“反伪科学斗士”著称的某先生及时跳出来,称:专利不能证明科学成果的存在,因为要获得专利有时只需要提出一个新想法,只要专利员同意了就行……
       这让徐荣祥有点哭笑不得。按此说法,美国专利局岂不太低能儿,他们是一群傻子吗?
       实际情况是,国际上的专利授权通则常识是,所申请的专利技术必须有创造和先进性、可重复性。在美国授权必须是完成的专利技术。另外,中国等其他国家的专利审查扔在审查中,美国对徐2001年申请的器官克隆科学平台中其他专利技术申请资料也仍在审查,到现在这一平台专利已经获得了美国、欧洲、加拿大、日本、中国等21项专利权,并仍在继续授权进行中。
       中国人素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传统。当国内不少人仍在喋喋不休“质疑”徐荣祥时,美国人一点不傻,他们早从徐荣祥获得 一系列专利申请中,从徐荣祥在国外举办的多次讲座、科学发布和已经出版的学术专著中,汲取了科学精髓,并用于他们自己的实验研究。当年那两为美国教授重复徐荣祥的实验获得成功并要积极加入徐氏研究,便是证明;而就在不久前,美国《自然》杂志刊登的由美国哈佛大学完成的通过老鼠染色体端粒酶激活的方法实现“返老还童”的试验报告,无疑更是世界第一个重复徐荣祥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理论的研究报告。这项引起了世界个媒体普遍关注的研究报告,虽然其激活物质不同,方法不同,但研究所表达出来的生命现象与徐荣祥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一致的。

“民科”现象与学术腐败
       “民科”,民间科学家的简称,指代那些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而热衷于科学研究的人员。在现代社会科研大都是用官款和纳税人的钱的情况下,民科又隐含了自费科研的意思。但在中国,民科一词多少有了点贬义词的意思。
       科学本应是对真理的追求,但在当今社会浮躁和各种利益机制的驱使之下,许多职业科学工编辑的第一工作目的已变成对论文的绝对崇拜和唯一追求,对论文真伪的评价也已丧失活放弃了独立思考的能力,盲目跟随所谓“专家”的评审而一“审”定终身;有人甚至将杂志的影响因子与论文的学术价值直接划了等号,一旦一篇论文在顶级杂志发表,不管其真伪如何,立即成为世界级的重大发现而得到关注与奖励;而如果论文在一般杂志发表,既使再有价值,往往也无人问津。作为“民科”的徐荣祥,其科学成果正是由于很难得到顶级杂志的青睐,便极易被伪科学家断定为“欺骗”。
       从另一个方面看,也正因为徐荣祥是“民科”,在其20余年的科研中,没有向国家和任何相关机构申请一笔经费,而是通过成立自己的烧伤治疗企业自筹经费、自己立项、自己研究、用自己的智慧获得了今天的这些成就。也正是因为他从不依靠、觊觎任何人的帮助,所以也才做到了不依附、不屈从,不担心陷入浪费国家经费而科研却无从进展的窘境,所以才问心无愧,才永远不会成为学术腐败下的牺牲品。
       国家“十二五”科技规划组组长、欧亚科学院院士马俊如在谈到“徐荣祥现象”时,说过一段很有见地的话:任何一个创新的过程都应是前所未有的。我总结过一句话,创新的独特性和社会的共识成反比。越是奇特的创新,越是伟大的创新,在社会上得到的理解是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些不但得不到理解和支撑,甚至还遭到反对……
       让大家向“民科”致敬!也但愿他们并不仅仅成为一种现象……

人物链接:
 徐荣祥,1958年生,山东沾化人。毕业于青岛医学院临床医学系。1990年创立美宝国际集团,致力于湿性烧伤疗法的发明和推广普及,同时致力于人类生命再生复原科学研究。现任美宝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北京荣祥再生医学研究所所长;原全国青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中国青年科技工编辑协会副会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