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湿润烧伤膏灌注法治疗肛瘘术后创面疗效观察

2012年-06月-27日 来源:美宝国际集团
李际涛,刘洪涛,闵振兴,徐桂银,张伦,叶菁,张勇
北京市宣武中医医院  100050
 
      【摘要】 目的 比较湿润烧伤膏与马应龙痔疮膏治疗低位单纯性肛瘘术后创面的疗效。方法 80例低位单纯性肛瘘术后病人被随机分为两组:40例采用湿润烧伤膏灌注法治疗(治疗组),另40例采用马应龙痔疮膏换药治疗(对照组)。术后治疗观察期为30天,对比观察止痛效果、愈合速度、术后并发症;伤口愈合后对后遗症的随访期为3个月。结果 治疗组的止痛效果、愈合速度、术后并发症及后遗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 湿润烧伤膏治疗低位单纯性肛瘘术后创面的效果优秀,具有临床推广价值。
      【关键词】低位单纯性肛瘘;肛瘘切除及扩肛术;湿润烧伤膏;马应龙痔疮膏;愈合
      【文章类型】临床应用
      低位单纯性肛瘘是肛肠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手术治疗是主要的根治手段。术后创面换药治疗对创面的愈合至关重要,它是决定患者疗程长短、愈后舒适度的重要手段。笔者通过运用湿润烧伤膏治疗肛瘘术后创面,与马应龙痔疮膏作对比,取得了满意的疗效。现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80例均为住院患者,男性40人,女性40人;年龄最小40岁,最大58岁,平均51岁。随机分为2组,每组40例,男性、女性各20人。治疗组平均年龄51岁;对照组平均年龄50岁。2组一般资料在性别、年龄、身体健康情况、术前各项化验指标等方面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1.2入选诊断标准
      选取2006年9月至2010年11月在我院住院治疗的80例单纯性低位肛瘘患者,这些患者均符合2002年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制定的肛瘘诊断标准[1]。入院后仅行肛瘘切除及扩肛术,术后口服左氧氟沙星0.2克,Bid,连续3天。兼换药治疗。
1.3排除诊断标准
      合并其他急性病,肛门直肠畸形,肿瘤,心血管﹑脑﹑肝﹑肾和造血系统严重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精神病的患者。
2.方法
      治疗组:清洁肛门及伤口后 ,将灌洗器接口与湿润烧伤膏连接,从健康皮肤侧开始沿伤口边注药边置入,达伤口直肠端,向直肠内挤入湿润烧伤膏约5毫升,然后退出,使湿润烧伤膏挤入到达伤口创面上(完全覆盖),伤口外用2-3块纱布覆盖,胶布固定。
      对照组:清洁肛门及伤口后 ,在伤口直肠端塞入马应龙痔疮膏套筒,挤入马应龙痔疮膏并内置油纱条,伤口外用2-3块纱布覆盖,胶布固定。
      以上2组在换药过程中实行统一的操作标准,嘱咐病人放松情绪,医师在操作中动作要“轻、柔、准、快”。每日常规换药2次,如有排便,可增加换药。术后观察期为30天,伤口愈合后随访期为3个月。
住院期间饮食均以营养、柔软、易消化食物为主,保持情绪良好,大便通畅。
3.疗效标准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的疗效标准实行[2]。(1)治愈:症状及体征消失,创面愈合;(2)好转:症状及体征改善,创面未愈合;(3)无效:症状及体征均无变化。
4.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术后24小时内及首次排便后疼痛程度(VAS评分[3]),术后使用止痛药物次数,术后第2、5、8、11天换药疼痛程度(VAS评分[3])及持续时间,创面愈合时间及术后并发症(创缘水肿,尿储留)。愈后追踪访问了解肛门不适(异物感,瘙痒,排便通畅度,排便急迫,肠液溢出等)情况。
      VAS评分为0分-10分。0分:无痛;3分以下:有轻微的疼痛,患者能忍受;4分一6分:患者疼痛并影响睡眠,尚能忍受;7分一10分:患者有渐强烈的疼痛,疼痛难忍。
5.结果:  
5.1术后疗效
      治疗组治愈39例,好转1例,总有效率100%;对照组治愈38例,好转2例,总有效率100%。两组有效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5.2术后疼痛
      治疗组患者术后24小时疼痛及首次排便疼痛的VAS评分,止痛药使用次数均明显少于对照组,P<0.05(表1)。治疗组患者术后第2、5、8、11天换药后疼痛程度VAS评分及持续时间均明显少于对照组,P<0.05(表2)。
 
表1:术后24小时及首次排便疼痛VAS评分,止痛药使用次数的对比
组别
例数
疼痛VAS评分
术后使用止痛药物的次数
术后24小时
首次排便
治疗组
40
4.5±1.5
5±1.5
1.75±0.75
对照组
40
5.75±1.75
6.25±1.5
2.25±0.75
P值
 
P<0.05
P<0.05
P<0.05
 
 
表2:术后第2、5、8、11天换药后疼痛程度VAS评分及持续时间的对比
组别
术后第2天疼痛
术后第5天疼痛
术后第8天疼痛
术后第11天疼痛
VAS评分
持续时间(分)
VAS评分
持续时间(分)
VAS评分
持续时间(分)
VAS评分
持续时间(分)
治疗组
5±1.5
30±15
2.5±1.25
15±7
2±1
10±3
0.5±0.25
3±2
对照组
6.25±1.5
50±15
4±1.5
30±11
3±1.25
20±5
1.25±0.75
10±4
P值
P<0.05
P<0.05
P<0.05
P<0.05
P<0.05
P<0.05
P<0.05
P<0.05
 
5.3创面愈合时间并发症及后遗症
      治疗组患者创面愈合时间、术后并发症(创缘水肿,尿储留)及追访后遗症均明显少于对照组,P<0.05(表3)。
 
表3:创面愈合时间、术后并发症及后遗症的对比
组别
愈合时间(天)
并发症
追踪肛门不适(例,%)
创缘水肿(例,%)
尿储留(例,%)
治疗组
23.5±2.25
5(12.5)
2(5)
1(2.5)
对照组
28.5±3.5
11(27.5)
14(35)
23(57.5)
P值
P<0.05
P<0.05
P<0.05
P<0.05
 
6.讨论:
      因为肛门的结构特征和生理功能,肛肠科手术后的伤口感染、伤口疼痛及伤口愈合时间成为术后的主要问题,进而大大突出了术后创面换药的重要性。患者往往因为以上原因而畏惧术后换药,进而造成疾病加重,不仅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还为后续治疗增加了困难,增加了预后的不确定性。本研究通过对两种药物的对比发现,在疗效方面两组无明显差别,有效率均为100%;但在术后止痛、创面愈合时间、术后并发症及后遗症方面,治疗组比对照组有明显优势,较好的解决了肛肠科手术后的疼痛、创面愈合慢的主要问题。
      手术后创面疼痛十分常见,而本研究证明湿润烧伤膏具有优良的止痛作用。其作用机理为(1)湿润烧伤膏是一种油膏,它为创面提供了湿润的生态环境,保护隔离创面,防止痛觉神经末梢干燥,减少外界因素对神经末梢的刺激[4];(2)湿润烧伤膏中的小檗碱具有松驰平滑肌功能,解除立毛肌和末梢血管的痉挛[4];(3)湿润烧伤膏阻止创面水分蒸发的能力接近于正常皮肤,对创面不疼痛或轻微疼痛[4];(4)湿润烧伤膏含有的活血化淤成分具有扩张毛细血管,增强局部血流的作用,改善局部微循环障碍,缓解了神经末梢的缺氧状态,起到了良好的镇痛作用[4];(5)湿润烧伤膏有良好的引流效果,及时清除坏死组织及致痛物质的聚集,减少对创面的刺激,并且避免了换药时油纱留置对创面的刺激作用;(6)实验显示湿润烧伤膏能够降低动物的痛阈[5]
      湿润烧伤膏具有较强的抗感染作用,减少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其作用机理为(1)湿润烧伤膏是一种纯中药制剂,其主要成分为黄连、黄芩、黄柏等,其有效成分黄芩甙、β-谷甾醇、小檗碱等对葡萄球菌、金葡菌、变形杆菌、绿脓杆菌、大肠杆菌等常见菌群有抗菌作用[6];(2)湿润烧伤膏的有效成分能够和创面的炎症介质,如氧自由基、组织胺、缓激肽等结合或促使其排泄,使处于间生态的瘀滞带组织复活[7];(3)湿润烧伤膏有效抑制细菌的生长繁殖速度,并在创面形成保护膜,隔绝了外界污染,自动引流,排除坏死组织、液化物和感染物[8]
      湿润烧伤膏具有优秀的促进创面愈合的作用。其作用机理为:(1)湿润烧伤膏是一种仿生营养制剂,在PH值和渗透压等指标都与人体内环境相似的情况下,它具有完备的创面生长所需的营养物质[9];(2)湿润烧伤膏创造了生理性湿润环境,在损伤刺激和药物微妙成分的作用下,激活潜能再生细胞,诱导、转化成上皮干细胞,在丰富的营养成分培育下不断增殖、分裂、连接形成新生的皮肤器官而实现创面的生理性功能的修复。并且有抑制胶原纤维再生,促进上皮生长的功能,起到了加速创面愈合,减少瘢痕形成的作用[10];(3)湿润烧伤膏的基质是由蜂蜡组成的网状框架结构,精制植物油溶合在其中,有效成分氨基酸、脂肪酸、糖类等营养成分和β-谷甾醇、小檗碱等[11]与活组织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不使活组织的再生环境受到污染,可稳定细胞,修复细胞膜,使细胞处于健康状态,向组织细胞的完整发展,完成组织修复过程。
      另外,应用湿润烧伤膏灌注法治疗肛瘘术后创面,免除了油纱的填充,消除了肛门口的异物感,在加速创面愈合、减少瘢痕形成的同时,完成了肛门的重新塑形与功能恢复,减少后遗症的发生。
      综上所述,应用湿润烧伤膏关注法治疗肛瘘术后创面,操作简便、易行,且有疼痛轻、愈合快、无毒副作用等优点,收到了良好的临床效果,为肛肠科术后创面的换药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
 
参考文献
〔1〕   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痔、肛瘘、肛裂、直肠脱垂的诊断标准(试行草案)。中国肛肠病杂志,2004,24(4):42-43.
〔2〕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133.
〔3〕   Gravie JF,Lehur PA,Huten N,et al.Stapled hemorrhoidopexy versus milligan-morgan   hemorrhoidectomy:a prospective,randomized,multicenter trial with 2-year postoperative follow up.Ann Surg,2005,242(1):29-35.
〔4〕   徐荣祥.MEBO的作用原理[J].中国烧份创疡东志,1997,9(3):24-34.
〔5〕   亢国英,等。湿润烧伤膏对家兔皮肤痛阈的影响[J].中国烧份创疡东志,1998,10(2):1-2。
〔6〕   徐荣祥.烧伤医疗技术蓝皮书[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4:94.
〔7〕   徐荣祥.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局部治疗部分[J].中国烧份创疡东志,1997,9(3):178.
〔8〕   曲云英,等。MEBO抗感染机理的实验研究[J].中国烧份创疡东志,1996,8(1):19.
〔9〕   徐荣祥,萧摩。烧伤皮肤再生疗法与创面愈合的机制[J].中国烧份创疡东志,2003,15(4):254-261.
〔10〕  徐荣祥.烧伤医疗技术蓝皮书(第1卷)[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0:16,45-46,41-42.
〔11〕  萧摩,赵俊祥,谢尔凡,等。烧伤湿润医疗技术(培训教案)[M].北京:光明中医烧伤创疡研究所,200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