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企业邮箱

资讯中心

湿润烧伤膏治疗深度烧伤创面疗效观察

2013年-02月-28日 来源:美宝国际集团

连云港市中医院烧伤创疡专科,胡士春,陆敏康,孟庆叶

     【摘要】 目的:总结湿润烧伤膏(MEBO)治疗中小面积深度烧伤创面的疗效,评价MEBO的临床应用价值。方法:回顾性调查2003年3月~ 2008年3月期间,接受MEBO治疗的中小面积深度烧伤病历资料,主要指标为病人预后、创面愈合与功能恢复状况及有无并发症发生。结果:22例病人全部治愈出院,深Ⅱ度创面愈合后无瘢痕增生,Ⅲ度创面留有浅平软性瘢痕,关节部位无功能障碍。结论:MEBO治疗中小面积深度烧伤创面操作简便,深Ⅱ度创面生理性愈合,无创面加深、局部感染等并发症。
     【关键词】深度烧伤; 湿润烧伤膏; 治疗效果
Clinical Experience of Application of MEBO in Treating Deep Burns of Moderate and Small Area. HU Shi-chun, LU Min-kang, MENG Qing-ye. Dept. of Burns, Wounds and Ulcers,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al Hospital of Lianyungang, Lianyungang City, Jiangsu Province, 222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ummariz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MEBO in treating deep burns of moderate and small area and to evaluate the clinical value of MEBO. Method: Retrospective reviewing patients data was carried out for the patients who suffered from deep burns of moderate and small area and were treated with MEBO from March, 2003 to March, 2008. The main indexes included wound healing, function recovery and whether any complications. Result: All of 22 cases were discharged with healing. No hyperplasia scar observed for deep second degree burn wound; only some soft scar left in healed third degree burn wound, but no dysfunction observed. Conclusion: It was simpler operation method to treat deep burn patients of moderate and small area with MEBO. Deep second degree burn wound achieved physiological healing and no complications such as wound to deepen, local infection etc observed.
     【Key words】 Deep Burn;MEBO;Clinical effect

    我科自2003年3月~2009年3月,采用湿润烧伤膏(MEBO)治疗中小面积深度烧伤病人22例,通过抗感染、支撑疗法等综合措施治疗取得满意效果。现报告如下:

1.材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病例纳入条件:① 烧伤总面积小于50%TBSA(儿童减半)者;② 必须伴有深Ⅱ度~浅Ⅲ度且无深Ⅲ度创面者;③ 创面采用湿润烧伤膏治愈者;④ 早期或延期入院接受MEBO治疗(包括改用MEBO)者;⑤ 出院前创面完全愈合者。
     符合上述条件者共22例,男性17例,女性5例,最大患病年龄50岁,最小年龄6岁,平均31.5岁。总烧伤面积在5%TBSA~20%TBSA之间12例,21%TBSA~43%TBSA之间10例;烧伤深度以深Ⅱ度~浅Ⅲ度为主,最大Ⅲ度创面为10%TBSA。烧伤部位遍布全身各处,除烧伤面积小于10% TBSA病例外,同一病人均有两处或两处以上创面。烧伤原因以火焰烧伤居多,其次为酸、碱烧伤。伤后2小时~24小时入院者20例,另2例分别于伤后第2天和第5天入院。20例伤后早期入院者创面马上外涂MEBO治疗,延迟入院病例在院外接受其他药物治疗者,入院后改用MEBO治疗。
1.2.治疗方法
     伤后24小时以内入院,创面污染较轻的患者,直接外涂MEBO保护烧伤创面;污染较严重和酸、碱烧伤及特殊部位烧伤患者,对创面采用相应的方法进行无损伤地冲洗和清创,然后外涂MEBO。对于延期入院且已经采用其他方法处理的患者,对原创面用药进行适当清理,然后外涂MEBO。全组病例创面均采用湿润暴露疗法治疗,在生命体征稳定的情况下,尽早地分批分次地对深度烧伤创面进行无损伤地耕耘、减张及痂皮薄化处理。治疗期间严格按照烧伤湿性医疗技术治疗原则规范处理创面,每隔6小时换药1次,如有药膏丢失,应临时增加患药次数,维持创面有效浓度。在处理创面的同时,进行有效的抗休克、控制感染等全身综合措施治疗。

2.结果
     本组所观察的创面均为深Ⅱ度~浅Ⅲ度创面,且为全程采用烧伤湿性医疗技术治疗的病人,共22例。因本组病例以多个创面者居多,在对指标观察上以最后愈合创面作为统计样本。深Ⅱ度创面最早愈合时间为伤后18天,Ⅲ度浅型创面最迟48天愈合,均未接受自体皮移植治疗。创面坏死组织层作耕耘减张和薄化处理时,未出现明显出血,术后疼痛轻微,无局部感染、创面加深以及应激性溃疡、出血、全身性感染等并发症发生。最短随访时间为伤后3个月,深Ⅱ度创面无瘢痕增生,部分Ⅲ度浅型创面有浅平柔软瘢痕,随着痊愈时间的延长,瘢痕变软或消失。瘢痕即使发生在关节部位也不影响关节活动,无功能障碍。

3.典型病例
     例1:患者男性,32岁,因火药燃烧爆炸,颜面、双上肢、躯干被烧伤。烧伤面积为35%TBSA(深Ⅱ度浅型8%TBSA,深Ⅱ度深型20%TBSA,Ⅲ度浅型8%TBSA)。在外院曾以石灰水悬浊液外涂创面,暴露治疗,伤后3天转入我院。入院时体温38.5℃,创面表皮脱落、干燥、肿胀、痛觉消失。入院后以生理盐水及新洁尔灭清除创面残余药物,并以MEBO外涂,厚约1mm,痂皮稍MicroSoft化后作创面耕耘减张处理,每4小时或6小时换药1次。在浅Ⅲ度创面多次行耕耘处理,创面始终保持湿润且有新鲜MEBO药膏。手术当日,静脉给予两种足量敏感抗菌药物治疗,体温消退,次日停药。MEBO治疗48小时后创面出现液化,根据创面液化的情况调整换药间隔期,在液化高峰期每4小时换药1次。换药时注意保护创面上逐渐形成的半透明脂蛋白纤维膜,做到操作时不损伤健康组织、不出血、不疼痛,以压舌板轻轻刮除创面残余药物及液化物,以无菌纱块拭净之,并引导患者早期作关节功能锻炼。转入治疗后28天创面全部愈合,无瘢痕及功能障碍。
    例2:患者女性,39岁。因液化气燃烧致双上肢、胸腹部和头面部烧伤40分钟入院。入院时体温37.5℃,双上肢创面无肿胀,痂皮僵硬弹性差,痛觉丧失,其中左前臂部分创面表皮脱落,基底呈蜡白色,干燥,痛觉消失,头面、胸腹部创面潮红,痛觉敏感。烧伤面积为23%TBSA,其中浅Ⅱ度13%TBSA,深Ⅱ度6%TBSA,浅Ⅲ度4%TBSA)。入院后直接外涂MEBO,厚约1mm,同时作创面耕耘处理,每6小时换药1次,在浅Ⅲ度创面多次行耕耘减张处理,创面始终保持湿润有新鲜药物,早期静脉给予两种足量敏感抗菌药物治疗5天停药。伤后第4天进入液化高峰,根据创面液化情况调整换药间隔期,在液化高峰期每4小时换药1次(方法同前)。住院32天创面全部愈合,无瘢痕及功能障碍。

4.讨论
     在各种深度的烧伤创面中,深Ⅱ度烧伤创面是治疗中争议最大、治疗方法最多且效果最不稳定的烧伤创面。深Ⅱ度烧伤创面,由于血容量的减少,毛细血管收缩,血流不畅,导致创面微循环缺血,同时由于真皮下毛细血管壁充血、水肿,大量液体渗出,致使创面及周围组织水肿、张力增加,使局部微循环逐渐出现“外压”“内堵”的恶性循环状态,从而加剧创面微循环进一步缺血,组织坏死,导致创面加深[1]。在传统的干燥暴露疗法中,干燥、结痂、感染是中小面积深Ⅱ度创面加深成为Ⅲ度创面的主要原因,其转归常常是创面行手术植皮、瘢痕愈合,在关节部位常导致功能损害。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在治疗烧伤上具有其独特的优点,其主要药物MEBO为创面创造了一个适应皮肤再生的湿润生理环境,使创面局部毛细血管扩张、细胞水肿、炎症浸润减轻,烧伤创面中间生态组织能向好的方向转变,避免了创面的进一步加深[2]。早期对创面进行耕耘减张处理,破坏了坏死皮肤的完整性,降低了创面张力,减轻了创面皮肤对毛细血管壁的外压力,有利于微循环的疏通,利于MEBO药效作用的发挥,淤滞部位的皮肤组织得以恢复生机。将烧伤创面置于生理性湿润状态下,能最大限度地保存残存的皮岛,使创面最终得以修复。
     创面感染亦是使创面加深,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烧伤湿性医疗技术重点是规范换药操作规程。MEBO经抑菌试验证明,虽无直接杀菌作用,但有明显的控制烧伤创面感染的作用[3]。MEBO中所含的药物成份及剂型造成了不利于细菌生长繁殖的环境,使一些细菌出现了形态结构及生理上的变异,致使细菌生长繁殖速度受到了限制,影响了细菌的代谢合成过程[2]。大家在换药时间间隔方面,基本掌握在每4小时或6小时患药1次。换药过程中,通过耕耘、压舌板轻轻刮除创面残余药物及液化物,并以无菌纱块拭净创面,使创面上的大量坏死组织、细菌及毒素被清除,单位面积上的细菌数量始终处在低水平状态,经过创面吸取的毒素会明显减少,最终的结果是降低细菌的致病能力。尽管创面仍有细菌存在,但其致病性明显减弱而不会导致创面发生感染。

参 考 文 献

[1] 张向清.严重烧伤病人的组织液压变化与临床意义[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1995,(1):13~15.
[2] 王权胜,唐乾利,伍松合,等.MEBT/MEBO阻止深Ⅱ度创面进行性加深机制的试验研究[J]. 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6, (4):256~258.
[3] 屈云英等.MEBO抗感染机理的实验研究[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1996,(1):19~23.

【编辑概况】
胡士春 (1953~),男(汉族),江苏连云港人,毕业于徐州医学院,副主任医师.
陆敏康(1944~),男(汉族), 上海松江人,1970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现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主任医师.
孟庆叶 (1972~),女(汉族),江苏赣榆人,1996年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主治医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